《敏感诊所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一个小男孩被判断出对花粉有了敏感,泪泉排泪排得好汹涌。
“那我就不能出去玩了?”男孩问。
无论医生的百般更正,他仍半信半疑。
“那我对小狗有敏感吗?”想养宠物狗的他用着流利的英文问道到,当中仍夹着丝丝恐惧......


*更多*


《他与他的莲花指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好多天了,在同一个病房里,遇到同一位老先生。
声带因被病魔侵袭而被切除了,说不了话,多天以来都是以不成型的手语代替话语。
每每向老先生注射药时,他都不愿望我一眼,“Uncle, 会痛吗?”我问。他都以观音娘娘的莲花指示人,以打发我离开......


*更多*


《想念你们了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几天了,没到那儿用餐,心血来潮又回到了我们口中的Cak Fan 店吃午餐。
“医生啊,老板很想念你们啊!都几天没来了!”老板娘脸笑着看着咱们。
“哈哈!”我们笑着,眼睛开始扫视着即将入盘的菜肴......


*更多*


《生存权利是什么?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两天了,他躺在那个角落的病床上,面向着苍白的墙,时而睁开眼,其他的时间都是睡着的。身躯瘦小的他,身体是硬邦邦地向后卷曲着,很明显与正常人不一样。
那时,他突然哭了,但不久后就停了; 没有父母来嘘寒问暖,没有父母为他感到焦急,没有人想要逗他笑,没有温暖的手在他背上拍打安慰;然后,他自己学会,不哭了......


*更多*


《幸运在哪里?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“呃!出院了,那孩子出院了…”
在病房住了个三个星期,那孩子终于出院了。我心中为她感到喜悦着。心想日后有机会,再去残障儿童中心探望她。
“是啊!那孩子在上个星期出院了。”残障儿童中心负责人说到。
“哦,真出院了!”心想。
“但两天后,后患缠身,叫了救护车,急救不果,在救护车上过逝了。”他继续说道......


*更多*


《血习》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
“Uncle, 再试一次ok吗?”我重复道。
“可以..."他因患有食道病疾,只能用着那沙哑的声音回答道。
那时试了多次,仍然无法找到一条适合的静脉插入输液管子,看着那双充满疮孔的双手,想必之前也被插过几回了。
“Uncle 你休息一下,我再回来...”我好愧疚,是应该自我反省一下了,是病人的静脉的问题吗?还是我的问题?
我在病房走廊走着,汗珠从额头徐徐滴下..
“我该不该放弃走掉?还是......”


*更多*


《穿越》

August 9, 2017 | 多零●章


下一趟要穿越到什么年代?

- 就穿越到轮回里有你的年代。


《坐在电梯旁的大叔》

June 7, 2017 | 驹霹


他住院很久了,他喜欢与他的轮椅坐在电梯旁,他告诉我:“里面很冷,外边比较暖和”。
“医院已经成为我第二个家了,在家都不到十天,又回来医院了”他滔滔地说。
他脚上有伤,访问时他一直为左脚的积水耿耿于怀,害他不能自行,得以那载过多少病患的轮椅代步…
“我儿子骂我为什么那么早出院,多还没痊愈!我儿子骂我…”他说了多次......


*更多*


《我们不要长大了好不好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不是我们不善良

只是世界太复杂

真伪难辨互猜心

良心亦能成心凉


《切记英雄也是人》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
有些人看起来很坚强
似乎什么重担都扛得起
好像任何苦头都吞得下
其实并不然
他只是不习惯喊痛
他只是个把微笑演得淋漓尽致的戏子
然而你就相信了
是不是有一天他说累了
才会有人察觉他早已遍体鳞伤



我的日记你的回忆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驹霹

August 9, 2017 | 多零●章

June 7, 2017 | 驹霹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

June 7, 2017 | 多零●章